崇明俭德

一期一会

投喂家里食人花用

#剑网3##策花#
#甜不过十秒#
#皇竹草吃了不会长情商,胡萝卜也不#

李玄龄回来了,在晴昼花海里认真又小心地抚着一匹枣红色的骏马。听见墨玉折抱着琴远远地喊她名字,她吹了声马哨,那马跟随她一同跑了过来,
“阿折你看,我回来的时候看到两匹野马,一直走在一起的,你一匹我一匹,”她的脸上特别兴奋,墨玉折不由莞尔,刚要嗔她没个正经样子,话未出口却猛地被她往手里塞了缰绳,“这匹特别爱吃!我就想到你了!它老停下来到处找东西吃!你喜欢我再…阿折!阿折你怎么走了啊?!!!”

投喂家里哭哭花用

#剑网3##双花#

“李玄龄跟我说,就是,就是,你是我心尖尖上的人!”云白衣扯着顾西楼的袖子说。准备要涂抹山水的墨汁不小心就染了半卷白宣。顾西楼看了看这个小姑娘,真是快急死了,泪在眼眶里都要挤不下了。
“啊?”他略微皱眉,“什么心尖尖?”
她果然更急,差点就要哭出来,“哎呀!”云白衣低着头半天,终于挤出了磕磕绊绊几句话“就是捧在手里怕热了,放在嘴里怕化了!你懂了吗???”
顾西楼若有所思地转了过去,好半天才说一句
“以后少跟李玄龄那种文盲玩。”

投喂家里食人花用

#剑网3##策花#

“她笨死了,死倔。给她养马不要,跑商非要骑她那个红鸣马,就不怕山路旁边的那些个悍匪劫了她的镖银。”李玄龄笑着往大氅里又靠了靠,盆里炭火正烧得噼啪直响,暖暖的火光映着她微醺的面颊。
“也是初生…初生什么来着,对就那个意思。这战事一时半会儿还完不了了,也不知道她想我没有!你说呢!!不许笑!后来啊?那我骑马跟着她呗,她走一步我就走一步,那时候我才发现,龙门的大漠也很好看的。”

“她啊?”墨玉折轻轻地放下手里的麒麟镇纸,将笔尖舔好了墨。
“粗人,连书都不会抄。”却迟疑甚久,难以着墨。“那日教她习字,才不过回头的功夫,她就睡着了。你喊她抬头,‘永’字上未干的墨可沾了她一脸呢。”她不禁...

二月•最是人间留不住

12

© 崇明俭德 | Powered by LOFTER